这20张获奖野生动物摄影作品,每张都难得一见,这才是摄影大片

时间:2019-11-19 18:43:45 访问:2949 次

每年都会举办野生动物摄影比赛。每年,我们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精美摄影作品。今天,我们将汇集最美丽的20部获奖摄影作品。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穿衣服的猴子》。不管哪个国家有马戏团,马戏团都有各种训练有素的动物。猴子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被迫模仿人类的行为。照片中的猴子在教练的指导下表演。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狩猎时刻》。摄影师:鲍永清,这只喜玛拉雅土拨鼠很快抓到一只饥饿的雌狐狸并杀死了它。摄影师迅速反应捕捉到了攻击。捕食者露出锋利的牙齿,猎物惊恐万状,脸上挂着生死攸关的表情。喜马拉雅土拨鼠是一种高海拔哺乳动物,它依靠厚厚的皮毛在寒冷中生存。土拨鼠通常要到春天才会出来。

图为2019年获野生动物奖的摄影作品《生死时刻》,来自西班牙的摄影师爱德华多·德尔·阿拉莫(Eduardo del Alamo)。这是一张非常优秀的照片。企鹅躺在一块破冰上,看海豹来回游动。片刻之后,海豹张开嘴飞出水面。受惊的金头企鹅尽力逃跑。豹海豹是强大的捕食者。他们细长的身体是为了提高速度而设计的。它们的下巴很宽,犬齿很长。它们可以杀死海里的所有动物,并根据一年的供应和时间改变它们的饮食。企鹅只是普通的一餐。

图为加拿大杰森·班特尔(jason bantle)的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生死时刻》摄影师。一只浣熊从一辆废弃的汽车上伸出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后座是浣熊的理想庇护所。她有五只幼崽。玻璃上的洞是它进出的唯一途径。这辆车非常安全。这个洞对鬣狗和其他人来说太小了。浣熊倾向于在中空的树或岩石裂缝中筑巢,适应性很强。黄昏时出现,母亲会整夜喂自己和年幼的孩子。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偷袭”。摄影师来自德国英戈·阿诺特。一只被美洲狮袭击的鬣蜥转过头,感到害怕。最后一片草在风中飞舞。经过几秒钟的激烈搏斗,鬣蜥逃脱了。这些大猫很孤独。一旦它们遇到猎物,它们会耐心地跟踪它们并俯冲下来。它们强壮的后腿使它们能够杀死比自己大的动物,但它们也能以较小的动物为食,如啮齿动物和鸟类。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蚂蚁军队》。摄影师L来自美国的丹尼尔·克朗纳。这些蚁群袭击了周围地区,主要是猎杀其他蚂蚁。黄昏时,他们继续前行,走了400米,为夜晚建了一个鸟巢。丹尼尔把他的相机放在森林的地面上,拍摄了成千上万只有毒的蚂蚁。他说你不能朝他们的方向呼吸以免被攻击。这些蚂蚁处于游牧阶段,每天晚上都用其他蚂蚁的身体筑巢。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清凉饮料》。摄影师来自美国的戴安娜·瑞伯曼。尽管气温低至零下20摄氏度,但一群长尾山雀轮流啄冰柱。随着鸟的快速移动和摄影师手指的冰冷,拍摄这些照片并不难。长尾山雀遍布欧洲和亚洲。冬天又冷又下雪。鸟儿必须啃咬冰雪喝水。他们花了一整天寻找昆虫和饮用水,晚上聚集在一起取暖。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狩猎》。摄影师来自因果彼得·希格斯。在一次罕见的遭遇中,一群非洲野狗包围了一只孤独的雄性猎豹。起初,这些狗非常警觉,但是随着另外12只土狼的到来,它们开始包围并挑战猎豹。几分钟后,猎豹逃跑了。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降雪量》。法国摄影师杰里米·维莱特(Jeremy villette)用鹰张开的翅膀和凶狠的眼睛盯着猎物,花了一周时间观察这些鸟的行为。他发现老鹰俯冲下来,从下面的冷水中捕捉鲑鱼。为了完成它们的生命周期,鲑鱼回到产卵河流产卵,不久后死亡。濒临死亡的鲑鱼数量过多,使得鹰的饮食变得更加容易。每年大约有3000只秃鹫聚集在阿拉斯加的奇尔卡特河以鲑鱼为食。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战斗”。摄影师来自法国的热尔·热尔·米尔维特。两只雄性戴尔羊以螺旋角缠绕在一起。杰里米多年来一直梦想着在白雪覆盖的森林中射杀纯白色多尔羊。为了拍这张照片,他躺在羊附近的雪里,与强风、大雪和严重的低温作斗争。野羊依靠陡峭的悬崖躲避捕食者,同时利用附近的开阔草原和草地觅食。冬天,他们更喜欢风速高的地区,这些地区会吹雪,露出草原。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街上的老鼠》。来自英国的摄影师查理·汉密尔顿·詹姆斯在曼哈顿下城珍珠街的一堆装满食物的垃圾袋周围散步。查理安装了摄像机,将它与路灯的灯光结合在一起,并远程操作摄像机快门,从而捕捉到这种亲密的街道景观。城市中老鼠的数量正在迅速增加,它们与人类疾病传播的联系已经引起了恐惧和厌恶。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母亲与孩子》。摄影师来自德国非政府组织阿诺特。相互尊重逐渐赢得了母熊和幼熊的信任,使他能够捕捉到这种亲密的动作。这只豹子一生都在玩耍。格斗游戏教会小狗重要的生存技能,包括如何狩猎、战斗和逃跑。在获得独立之前,幼崽将和它们的母亲呆在一起长达两年。它们会像成年人一样独自生活,直到轮到它们繁殖。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老鹰狩猎》。摄影师来自挪威的奥登·里克森。奥登小心翼翼地把相机固定在树枝上。他希望它能完美地捕捉老鹰狩猎。为了拍照,他把腐肉留在附近。老鹰通常以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飞行,但潜水时可以达到每小时320公里。它们用锋利的爪子成为强大的猎手。通常它们杀死小型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或鱼类。它们也吃腐肉,也以大型动物为目标。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信天翁洞。摄影师来自德国的托马斯。该岛是世界上唯一的自然繁殖地,这使得托马斯成为此时此刻为数不多的特权之一。有繁殖地意味着信天翁的未来不安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极端风暴席卷了te tara koi koia的土壤,摧毁了对筑巢至关重要的植被。环保主义者最近将一个新的繁殖群体转移到查塔姆群岛,以提高他们的生存机会。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夜光鱼”。摄影师是来自新西兰的克鲁兹·埃德曼。克鲁兹晚上和父亲一起潜水时,看见一对大鳍礁鱿鱼在浅水中。克鲁兹很快调整了相机,因为他知道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他拿走了鱿鱼。长着大鳍礁的鱿鱼是伪装大师,利用其反射性和着色的皮肤细胞来改变其身体颜色和图案。他们还改变了他们的外表来帮助他们隐藏。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夜空下的美洲虎》。来自墨西哥的摄影师亚历杭德罗·普里托·亚历杭德罗花了两年时间为一只雄性美洲豹拍摄了一张完美的照片。在星光熠熠亚利桑那州的天空下,他把它投射到美国-墨西哥边境围栏的一部分,象征“美洲虎的过去和它在美国可能的未来”。他说,如果隔离墙建成,它将摧毁美国的美洲虎种群。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老鹰狩猎》。摄影师来自西班牙天使费尔特。摄影师称它为“玻璃蝴蝶”。这种梳状水母利用成排的毛发状纤毛来引导自己沿着水流前进。这些纤毛沿着圆柱体形成梳子。散射光产生彩色彩虹色。它们利用叶子和触角中的粘性细胞捕捉浮游生物和其他小生物作为食物。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欺骗性的脸》。摄影师来自印度列宾·比斯沃斯。雷宾在拍摄一个红色织布机蚁巢时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生物。它可能有蚂蚁的脸,但它的八条腿不见了。仔细检查后,发现是一只模仿蚂蚁的蟹蛛。李攀把它拍成了特写镜头。许多蜘蛛物种在外表和行为上都模仿蚂蚁。渗透的蚁群可以帮助它们捕猎毫无戒心的蚂蚁,或者避免被不喜欢蚂蚁的捕食者吃掉。

图为2019年野生动物获奖摄影作品“蜜蜂线”。摄影师来自法国的弗兰克。晚上,蜜蜂在湖边的草丛中嗡嗡作响。令弗兰克高兴的是,它们沿着茎干排成一排。这些孤独的蜜蜂,可能是雄性,在合适的地方过夜,而雌性则在附近筑巢。蜜蜂是冷血动物,从太阳的热量中获取能量,在夜晚和寒冷的天气里休息。

百乐博体育 内蒙古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pk10官网 快三网上投注 北京28下载

  • © Copyright 2018-2019 aixyoga.com 上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