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赌场官网备用·西藏发展担保门被指暗藏操盘手 借款方与储小晗交集

时间:2020-01-11 15:50:30 访问:2433 次

金花赌场官网备用·西藏发展担保门被指暗藏操盘手 借款方与储小晗交集

金花赌场官网备用,相关阅读

“三洲系”储小晗:曾跻身中石化混改 今被上市公司追债

今年6月至今,主营啤酒业务的上市公司西藏发展(000752,SZ)因受昔日大股东天易隆兴“牵连”,卷入三起担保诉讼。西藏发展对此坚称,未提供过相关担保,一时间此事陷入“罗生门”。

在西藏发展坚决否认担保时,天易隆兴亦在8月8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称,“从未要求过西藏发展对外提供担保”。在此背景下,三起贷款担保事件究竟由谁导演?上市公司为何又被牵涉其中?

记者调查发现,曾跻身中石化混改名单、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的“神秘”商人储小晗与涉案借款公司交集颇多,且与天易隆兴两大股东曾一同参与到群兴玩具的重组。

一位接近西藏发展股东的知情人士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储小晗与西藏发展的几起贷款担保“脱不开关系”。

眼下,在担保“悬案”未解之时,天易隆兴的间接控股股东——中国供销集团旗下的北京中合联投资于近日转让股份“抽身而去”。此事遭到西藏发展现任第一大股东马淑芬提名董事的强烈反对。

在西藏发展“担保门”的各方博弈中,上市公司及相关方的信息披露亦没有说明背后纷繁复杂的股权关系。西藏发展担保案留给中小投资者的疑问,或许远不止这几桩诉讼案件。

原实控人供销集团转让股权“脱身”

6月19日晚,西藏发展披露,因公司为大股东天易隆兴及另外一家公司的贷款提供担保一事被国投泰康信托起诉。

贷款方之一为天易隆兴。诉讼书称,2016年5月,国投泰康信托向天易隆兴发放贷款4.5亿元,后者以持有的西藏发展全部股份及其孳息提供质押担保。2017年9月,西藏发展承诺对天易隆兴在前述贷款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另一起诉讼的借款方为深圳隆徽新能源,贷款总金额为3.2亿元。

7月31日下午,西藏发展再度公告称,国投泰康信托称公司与天易隆兴、深圳隆徽新能源承诺对另一借款方——北京星恒动影项下2.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大股东天易隆兴目前持有西藏发展10.65%股份。

对于涉诉,西藏发展坚称未提供担保,并就“公章被伪造”一事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其被诉共为天易隆兴、深圳隆徽新能源及星恒动影项下共计10.2亿元贷款提供了连带担保。而目前,西藏发展旗下部分资产已被冻结,公司面临重大影响及未知风险。

就西藏发展涉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其首次公告前的前一周时间,该消息就已在投资圈内传出,期间公司股价也有明显异动。

而在担保迷局尚未解开之时,天易隆兴控股方、上市公司宣称的原实控人——中国供销集团似乎已急于“抽身离去”。

8月5日晚,西藏发展披露,天易隆兴间接股东中合联投资拟将其持有的中合联资产40%股权(中合联资产持有天易隆兴80%股权)转让给北京金汇恒。转让完成后,金汇恒即透过天易隆兴持有西藏发展10.65%股份。

此次转让价约定为1780万元,金汇恒承诺将予以一切必要协助与配合并督促天易隆兴在12个月内偿还其当前所负担的7亿元债务本金及相应利息。

转让股份后,中合联投资与天易隆兴、西藏发展脱离了关系。天易隆兴于2016年入主西藏发展至今已两年,为何供销集团在此关键节点急于退出?

一位接近西藏发展部分股东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上市公司披露第一起担保诉讼开始,供销集团方面希望彼时的第二大股东马淑芬进行增持。随后,马淑芬及其女儿李敏(构成一致行动人,两人持股总数超过天易隆兴)成为西藏发展的第一大股东。

在上述人士看来,中合联投资此次将股份转让给北京金汇恒,是其急于从上市公司担保纠纷中脱身的表现。

西藏发展涉诉与天易隆兴有关。天易隆兴在近日对监管层的回复函中称,从未要求西藏发展为相关借款提供担保,公司对担保事宜并不知情。

在监管层问询函下发一个多月后,天易隆兴才给出回复,这似乎让整个担保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8月14日下午,西藏证监局紧急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欲叫停中合联投资的转让事宜。西藏证监局认为,在天易隆兴实际控制西藏发展期间,使公司涉嫌违规担保,导致公司持有的西藏拉萨啤酒等公司股权被冻结,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利益,并在该事项未得到澄清或查实前就转让持有股权,违反了相关法规。

8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看到,目前,中合联投资持有的40%中合联资产股份已经完成变更,北京金汇恒位列中合联资产的股东列表。

知情人士点出“储小晗”

在回复中,天易隆兴不仅否认了要求西藏发展对外提供担保,还否认了与隆徽新能源之间存在关联。

那么天易隆兴要为一家非关联方提供巨额贷款担保?西藏发展为何莫名“被担保”?

事情还得从天易隆兴介入西藏发展说起。2016年6月,天易隆兴受让西藏发展原第一大股东光大金联所持全部股份,受让总价7亿元。彼时,天易隆兴称,将以自有或自筹资金提供受让款。

当年5月,天易隆兴获得国投泰康信托提供的4.5亿元借款,后又将所持西藏发展股份质押给对方。由此可推算,天易隆兴的收购资金部分或来自于该笔借款。

到目前,天易隆兴尚有外债7亿元。尚不能确定的是,当初天易隆兴入主西藏发展的7亿元,是否均来源于杠杆资金?

天易隆兴当初情况也像是为收购而准备的壳公司。收购前的2016年5月,中合联资产突击入股天易隆兴,后者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增加至3000万元,中合联资产认缴出资比例为80%。原唯一股东天易隆达持股20%。截至2016年3月31日,天易隆兴净资产为1400.17万元,营业收入为0元,净利润亏损0.2万元。

工商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两大股东对天易隆兴的实缴资本仍仅1700万元。

天易隆兴入主后,其共向西藏发展派驻了三名董事——王承波、谭昌彬及吴刚。其中王承波及谭昌彬均在天易隆兴任职或有任职经历,吴刚则历任天易隆达董事长等职。但其中,仅王承波一人曾任职中合联资产副总,其他天易隆兴派驻董事则均无中合联或供销集团背景。

针对上述涉及担保,一位接近西藏发展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三洲系”商人储小晗或与上述一系列贷款担保事件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储小晗旗下主要资产为三洲隆徽实业有限公司、三洲特种钢管及三洲核能等,其产业图谱遍布化工、军工及地产等行业。

2015年底,其旗下产业三洲核能欲22亿元装入群兴玩具,但在2016年8月终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照西藏发展此次披露涉诉的数个共同被告方发现,诉讼书中的“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某实业有限公司、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等。那么上述公司是否是储小晗旗下资产?

就此,记者向国投泰康信托方面进行了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对方回复。

8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西藏发展一名高管,并将采访问题以短信形式发送其手机,但一直未获其回复。

借款方之一:隆徽新能源曾是储小晗的公司

既然天易隆兴称,与借款方之一隆徽新能源没有关联。那么其为何要为对方提供贷款担保呢?

跟随前述人士爆料的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隆徽新能源此前曾是储小晗旗下公司。

中广核技(原名大连国际)2016年底披露的重组方案中提及,2014年,隆徽新能源由储小晗与徐军作为合伙人共同出资成立;其中徐军为公司的普通合伙人,出资20万元,占比1%;储小晗为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出资1980万元,占比99%。

直至2015年11月,储小晗将其持有的合伙企业份额转让给自然人关玉庭和李雪娇。目前,关玉庭和李雪娇均持有隆徽新能源49.5%的股权,合计持股比例为99%。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从2010年开始,关玉庭与储小晗的交集颇多。目前,关玉庭仍在储小晗旗下公司三洲隆徽公司任职董事,同时也是后者控制的三洲特管的股东。

2015年群兴玩具披露相关方案,关玉庭及其控制的华瑞凯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瑞凯富)为三洲特管的股东。

8月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拨打华瑞凯富的工商登记电话,电话提示音显示,该号码的归属为金丰科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金丰科华正是储小晗旗下企业。

关玉庭则与西藏发展原董事长、天易隆兴董事长王承波交集颇多。

从公开资料来看,关玉庭与王承波的关联或可追溯至2000年。彼时,关玉庭在刚成立的北京信诚兴盛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任董事长及总经理,王承波参股并任董事。2003年,北京中联勤科技成立,股东仅有关玉庭及王承波二人,二人分别任职总经理和监事。2017年,王承波退出,关玉庭仍是中联勤科技的控股股东和法人代表。

借款方之二:储小晗合作伙伴现身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另一家借款方星恒动影亦与储小晗联系颇多。

一则出具于2017年2月的《郗海潮与北京思戴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执行裁定书》显示,吴伟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思戴瑞及星恒动影、储小晗控制的金丰科华房地产及三洲隆徽实业共四家公司成为共同被告,被要求偿还欠款1800万元及利息等。

吴伟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思戴瑞,其曾经的“主人”,也是储小晗。记者对北京思戴瑞进行股权穿透后发现,北京思戴瑞的控股股东为四川交大扬华科技有限公司,其持有94.12%股权。

前述群兴玩具收购三洲核能的预案亦称,交大扬华为储小晗控制的企业。

但2017年6月,四川交大扬华曾出现变更投资人,储小晗旗下三洲集团不再是其股东。

星恒动影曾全资持有中辉锦通(北京)传媒科技的公司(已吊销)。而后者法人代表及执行董事名为“李佳蔓”,与储小晗妻子“李佳蔓”重名。

8月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星恒动影登记于工商资料上的电话,但接电话的人士表示,不方便回答相关问题。记者发现,有多人将该号码所属标记为“成都三洲”。

除上述关联外,星恒动影和储小晗似乎均对群兴玩具“情有独钟”。2015年12月,群兴玩具宣布拟16亿元收购三洲核能100%股权。2016年8月,该收购终止。

而星恒动影入股群兴玩具发生于当年第四季度,花费约2.59亿元获得群兴玩具2000万股。“巧合”的是,星恒动影向国投泰康信托的借款就发生在同年11月,其贷款金额为2.5亿元。

但由于群兴玩具股价表现欠佳,截至2017年6月30日,星恒动影已处置掉500万股。

储小晗与天易隆兴股东曾共同参与重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发现,储小晗不仅与借款方隆徽新能源及星恒动影有交集,其或与天易隆兴的股东们有交集。

在群兴玩具收购三洲核能拟募资的对象里,有着天易隆兴股东——天易隆达、间接股东中合联投资的身影。

西藏广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北京中合国能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曾拟参与群兴玩具的定增。其中,西藏广合系由深圳天易高晖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天易隆达(深圳)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设立,其中天易隆达出资比例为99.9%。天易隆达持有天易隆兴20%股份。

北京中合国能在拟参与上述定增时正在进行股权变更。变更后,中合联投资将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追溯中合联资产的股东结构,除了中合联投资(现已变更为北京金汇恒)持有40%股份,中能科华能源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北京华晟伟业贸易有限公司分别持有30%股份。

记者进一步发现,中能科华能源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名为杨华峰。工商信息显示,同样有一名为“杨华峰”的自然人在储小晗控制的北京三洲中能国际商贸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该“杨华峰”还持有三洲特管股东——北京中金国联富盈投资发展中心的股份。

就西藏发展此次遭遇的“担保门”事件,不断浮现出储小晗的身影:两家借款方似都与储小晗有交集。

眼下,储小晗旗下产业正值困难时刻:或受钢铁行业前几年的低迷态势影响,储小晗曾赖以支持的三洲特种钢管与资本方对赌失败,目前经营情况也难言乐观——一年时间未能支付新兴铸管方面对三洲精密股份的上亿转让款。旗下金丰科华地产也频遭诉讼……

为了解储小晗与此次事件是否有关联,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两次实地到成都青白江的三洲特管总部办公区试图采访,但均未能获得回应。

西藏发展方面,由公司现第一大股东马淑芬提名进入公司董事会的两名董事试图反对中合联投资转让中合联资产40%股份。两位董事认为,“在天易隆兴未提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消除损害前,不能通过直接或间接转让股权的方式让渡控制权”。

前述知情人士亦呼吁,希望监管机构和公安机关尽早介入,还原西藏发展“担保门”及天易隆兴背后的真相。

  • © Copyright 2018-2019 aixyoga.com 上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