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地炼整合箭在弦上!整合转移方案终于拨云见日

时间:2019-11-23 16:17:05 访问:672 次

持续遭受难产的山东炼油业整合和转移计划终于改变了。

日前,山东省《推进产能整合转移实现省内炼油企业高质量发展工作计划》(以下简称《计划》)明确表示,产能将被淘汰到底。

《规划》首次制定了收回土地精炼产能的操作规则,包括担保贷款安排、员工安置、产能交易、行业企业间的税收分配,甚至是土地和排放目标的具体规划。

该细则明确规定了容量置换的削减目标不低于1:1.25。根据这一标准,山东炼油厂未来将逐步淘汰至少4500万吨产能,并在大型炼油厂整合项目完成投产后,完成参与整合的炼油企业生产设施的拆除。因此,烟台玉龙岛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的建设已成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山东省正在按照“一国比一国强大”的理念规划自己的炼油和化工地图。然而,业内许多人士告诉记者,尽管该计划思路清晰,但仍难以走出“山东炼油和淘汰越来越多”的恶性循环,难以有效实施符合企业复杂利益的细则和计划。(文怡,我们的记者,瞿裴然)

思路很清楚。在此之前,东明石化独自领导炼油化工企业的整合,但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在市场行为没有显示结果后,山东政府“伸手”试图从上到下化解发展困境。

不难看出这个计划的详细内容尽可能全面。这项计划将逐步实施。到2022年,共有22家土地精炼厂完工,其中50%将集中在东营,50%将于明年完工。根据联合能源工业公司的数据,山东省的能源总量为4610万吨,低于300万吨,总计38。未纳入整合转移计划的企业,不符合整合标准的,予以解散。

“最重要的是,该计划涉及产能的‘市场化’退出机制,并提出了产能交易的资金分配方式。”安顺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李莉说。

该计划建议各方共同设立200亿元玉龙岛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建设基金,主要用于购买当地炼油化工行业的产能指标,并通过对调出和调入地区实行分税制来平衡地区利益,分税制期限为10年。

李力认为,假设一个炼油厂的年均稳定回报水平在100元/吨,这相当于山东省政府在未来三年支持的产能整合的新动力,这将给炼油厂大约8年的稳定运营收入,在一定程度上收购传统炼油厂的部分资产和经营权,并要求其最终拆除旧设备。

在更换实施过程中,还将采用“提前签约、高收益”的奖励方式。对于今年签署更换能力的人,将给予10%的资产溢价,而对于2021年签署更换能力的人,将给予10%的折扣。

此外,在金融信贷方面,该计划还提供橄榄枝。以烟台玉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为切入点的整合转移“大幕”即将拉开,但这“真的不是一个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没有几家负债累累的炼油企业,即使有健全的税收和财政政策,也很难“拯救”。无论是整合还是消除,企业间复杂的利益纠纷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减缓实施速度。“此外,玉龙岛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仍处于早期阶段,存在许多不确定性。然而,炼油化工一体化本身投资规模大,建设周期长。其他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启动后,玉龙岛炼油化工项目和山东炼油厂面临的市场形势仍然不明。”

转型迫在眉睫,“上”和“下”攻击隆中的信息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间,预计大型炼油化工项目新增产量将增加2000万吨汽油和1400万吨柴油。然而,预计2021年后中国汽油需求波动将放缓,柴油需求将逐年下降,国内供过于求的局面将进一步凸显,市场竞争将加剧,综合炼油厂与一般炼油厂之间的利润水平差距将出现,中小型炼油厂将失去价格优势。

山东地方炼油企业的下游产品仍以油品为主,盈利能力明显弱于炼油、乙烯和芳烃一体化模式。放眼全国,山东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不仅面临七大石化基地、浙江石化4000万吨/年、恒力石化2000万吨/年石化一体化项目,还面临难以推广、覆盖面不尽人意的下游加油站网络。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表示,民营综合炼油厂大多是上市公司,融资能力强,资金有保障,成品油销售范围更广。“最近计划的大部分整合项目都有自己的码头和铁路线,销售半径更大。他们不仅有区位优势,而且与“两桶石油”有更密切的合作。"

炼油和化工一体化的大趋势也迫使当地炼油厂升级和改造其产业结构。

“炼油和化工一体化具有整合原料成本、运输成本和生产能力的优势。大多数当地炼油厂也想转变为炼油、化工一体化和化学工业。进行转换的方法不超过两种。一是通过“加油”同步发展化工产业链。另一个是扩大下游石油码头,扩大加油站的覆盖范围。然而,无论走哪条路都很难,大多数炼油厂的实力都是不允许的,而且很少有本地炼油厂能够真正将炼油和炼油结合起来。”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中国工程院院士汪继明进一步指出,各炼油厂的利益是复杂的,整合涉及就业安置、税收和利益再分配等核心问题,在实践中“很难”实施。“整合后就业人数巨大,如何搬迁也更加困难。此外,要就安装拆除补贴和股权分配进行谈判并达成协议,还需要很长时间。”汪继明告诉记者,“即使技术、资金和政策到位,山东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如果第一批炼油厂成功整合,将推动山东炼油工业的转型。”汪继明说。

业内许多人士表示,山东炼油厂的整合和转移是赶上其他石化基地和大型民营炼油厂整合项目的最后机会。

未来,不同规模的炼油厂将采取不同的改造途径。

在单一产品、资质不全、技术落后的限制下,淘汰或收购加工能力弱、无原油加工能力、只有两三套装置的小型炼油厂。

对于大多数缺乏自身实力或工厂规模的炼油厂来说,难以与下游化工厂相匹配,无法独立改造,采取政策护航的整合转移路线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然而,以东明石化为代表的强大炼油厂将加快整合或建设自己的大型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并通过改进设备和增加链条来完成整合过程。

汪继明强调,未来许多大型炼油和化工一体化项目应避免同质化和产能过剩,以更少的石油向更多的方向发展。

不同规模和实力的炼油厂将采取不同的发展道路,但小型炼油厂和大型化学品将成为趋势。中国国家石油计划研究院炼油研究所所长孙保文也指出,国内炼油行业供应商多元化,产能严重过剩,竞争日益激烈。为了适应能源转化的趋势,实现高质量发展,炼油化工必须向化工转型,建设先进的生产能力,走“控制炼油和增产”的道路,降低石油生产率,从而提高化工原料的生产率,建设先进的生产能力。

来源:中国能源新闻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江苏福彩快三 北京十一选五 秒速飞艇app下载 福建快3

  • © Copyright 2018-2019 aixyoga.com 上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